• 总院刊物

希望能把做过的“产业化技术”实现“产业化”

————采访医工总院青年科研骨干那可

作者:赵秋雯   单位:医工总院   时间:2015-10-27

那可  男,32岁,助理研究员。2006年,考入上海医药工业研究院微生物与生化药学硕士专业,师从赵文杰研究员。2009年,毕业后就职于本院制药过程与装备研究室,研究方向为微生物天然产物的分离纯化。2015年,进入总院张江分院生物技术团队(现名大分子药物3组),现任代理项目主管。参与研究的项目包括:“海洋微生物发酵液规模化纯化制备关键技术研究”(“海洋863子课题”课题骨干)、“去乙酰头孢菌素C分离纯化及生物转化关键技术研究”(“国药基金”负责人)、“丙氨酸生物物料脱色”(企业合作项目,负责人)、“还原型谷胱甘肽的分离纯化工艺开发”(企业合作项目,参与者)等。

记者:简要谈谈自己在医工总院工作的经历和课题组情况

那可:我于2009年硕士毕业后留在医工院工作,至今有6年了,目前服务于张江分院(欣生源)下属的生物技术团队,团队负责一个生物制品一类新药的研发工作。

 

记者:从一名科研人员成长为课题组长,最大的收获是什么?最需要克服的困难是什么?与单纯从事科研工作相比,你本身最大的改变表现在哪里?

那可:还不敢谈“成长”、“收获”和“最大的改变”,一切还都在努力的过程中。需要改变和提高的地方有很多,比如自己在大分子药物方向的学识和技术水平、对新药项目整体方向和进度的把控、工作的计划性等。

 

记者:你认为青年科研人员成长需要哪些条件和支持?

那可:我认为有一个好的“业务导师”很重要。个人发展上,他能够帮助我们破迷开悟,指点研究方向;在项目的进行中,他能够把关关键点,提出批评意见。在此,我要感谢我的导师赵文杰研究员和我的技术主管领导胡又佳研究员。

 

记者:欣生源和医工院采取两种不同的管理模式,对于你本人来说,更愿意选择哪种模式,为什么?

那可:谈不到选择哪种模式,现在还处在学习本事过程中。无论哪种模式下,都希望能够做项目、把项目做好,从中学习技术、积累经验。哪个模式对科研工作者增长本事有益,哪个模式就是合适的。

 

记者:医药行业被称为“朝阳产业”,对于你本人来说,对于所从事的事业报有怎样的态度和追求?

那可:我的态度是,能够把做过的“产业化技术”实现“产业化”。

 

记者:搬迁张江是新的开始,你对目前的状态有哪些满意或者不满意的地方?有哪些方面最需要改进?

那可:在短短几年时间里,能把这么大的工程做好,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。我们团队在搬迁过程中遇到了一些困难,总院的分管领导以及张江分院的领导都积极帮助协调解决,在此感谢他们。

 

记者:张江药谷聚集了很多医药领域的顶尖企业,机会和诱惑很多,对于你来说,总院最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?

那可:我认为,我们有国内一流的研发专家和产业化专家,有一流的仪器,有较为齐全的研发平台。

 

记者:在你的成长过程中,哪位导师或哪段经历对你的影响最深、最大?

那可:对我影响最深、最大的是我的硕士、博士导师赵文杰研究员。赵老师把我领进药物研发的门,鼓励我参与了不同方向的研究工作,启发我找到自己感兴趣和有特色的方向(分离纯化),给我机会在这个方向上攻读博士学位,我非常感激他。和赵老师共事的几年里,他的拼搏斗志、认真态度、严谨治学、果断作风,深深地影响了我。我非常感谢他。

 

记者:在你的脑海中勾勒的医工总院未来的发展是怎样的状况?

那可:从我目前工作的角度看,我希望总院能成为创新药物研发的一流机构,有高效协作的上游分子(基因、菌种、细胞等等)构建平台(团队),有经验丰富的下游分离纯化、产业化平台(团队和基地)。十年以后,有总院自主研发的一类新药进入临床。

 

记者:请谈谈刚开始带项目组的时候,你是如何克服团队内磨合困难的?

那可:我们目前规模还比较小,大家在工作上接触和交流机会非常多,可以说是“抬头不见低头见”,还没有“磨合困难”。在此也感谢邵妤、李小灵和李莹老师,能与你们共事非常开心。

 

记者:我们的科研团队最关心现实问题是什么?作为课题组或项目组长,您如何开导他们,帮助他们解决问题?

那可:所谓“现实问题”,可能包括绩效薪酬方面和个人职业提升方面。年轻的同事更关心的是,能否在工作中锻炼自己、学到本事。我们在工作中遇到问题后,大多会主动提出来,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,一起思考讨论解决方案的过程本身就是很开心的。

 

记者:您课题组或项目组今年的工作目标是什么?目前进展如何?难点在哪里?如果团队对实现目标任务还充满信心,主要体现在哪里?

那可:今年下半年项目组的工作目标之一是,做好中试产品(PEG修饰生物大分子)的结构确证研究工作。这个工作具有一定的挑战性,从文献调研来看,还没有十分成熟的方法和技术平台可以解决,检测仪器和专业化的人员也需要寻求外部合作。我们对该项工作抱有很大的兴趣和好奇心,希望通过多方面的研究(文献报道过的和我们自己设计的),来搞清楚这个技术难题。

 

 

 

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